陈戌源答白岩松13问,回应中超复赛、国青打中乙、职业联盟等最新进展

陈戌源答白岩松13问,回应中超复赛、国青打中乙、职业联盟等最新进展
北京时间5月7日,《新闻1+1》主持人白岩松在节目中连线了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后者对足球行业的复工复产、国足面临的现状、近期国内足球俱乐部相继退出联赛等问题进行解读。 白岩松:疫情期间,中国足协一直在做什么工作? 陈戌源:中国足协从2月6日起一直在办公,疫情期间足协的工作聚焦在几个方面:各级国家队的备战、编制了关于足改的具体实施意见、足协自身的改革、对联赛的运行方案进行了研究、以及足协的日常事务和防疫工作等。 白岩松:是否已经就备战40强赛,与亚足联和国际足联进行过沟通? 陈戌源:这2个月与亚足联和国际足联进行了充分的沟通,40强赛在9月到10月区间完成,中国男足正在按照这个时间表进行备战工作。 白岩松:东京奥运会推迟到了2021年,接下来女足的集训将如何为奥运会服务? 陈戌源:所有的备战目标都是为了让女足从奥运会资格赛出线,这是足协今明年的一大任务,女足将为备战与韩国女足的比赛进行集训,比赛时间已经确定,将推迟到2021年3、4月份左右进行。 白岩松:球迷都在关注中超,足协为中超复赛准备了怎样的方案? 陈戌源:足协一直在优化方案,和俱乐部做沟通,目标是一旦满足疫情防控要求,争取早日将联赛开张起来。和以往的联赛相比一定会有调整, 我们对此做了3套方案,1套是完整版的方案;第2套根据时间节点,假定联赛能够在6月底恢复,那么从6月底打到12月底的方案;假定疫情防控要求之下,联赛还要继续推迟的话,那么还会有第3套方案。 白岩松:假如从6月下旬开打到12月结束,在考虑国家队和亚冠的情况下,中超赛程是否会和往年不太一样? 陈戌源:是的。在半年的时间里,国家队备战有1个月的时间,亚冠比赛另有1个月,实际上留给联赛和足协杯的时间只有4个月,这个时间完成往年30轮的比赛是不可能的。因此方案会做比较大的调整,可能会分成A和B两个组,通过第1阶段的交叉赛,第2阶段会变成淘汰赛,这样才能让各项赛事得到保证。 白岩松:是否会推出南北分区?由小组中优胜者争冠,失利者保级? 陈戌源:基本原理就是这样, 按照去年的排名进行分组,然后小组从中决出4强,各分组的前4名组成一个8支球队淘汰赛争冠,另外8支球队进入保级组。 网友回复:如果中超开赛了,外援能回来吗? 陈戌源:这确实是个难题,目前将近有3分之1的外援、外籍教练还没归队,但坦率讲,联赛会考虑到这些俱乐部的情况,但是不能等到这些人归来再开赛。一旦联赛的防疫情况得到满足,联赛就会复赛。 白岩松:关于国青和中超预备队打中乙联赛的猜测,会成为现实吗? 陈戌源:这段时间专门研究了预备队打中乙联赛的问题。中超预备队联赛这些年大家普遍反映效果不好,没有高质量比赛,对运动员伤害很大。所以我们提出来预备队打乙级联赛,这对乙级联赛的观赏性和预备队球员的技战术能力提升都是非常有帮助的。我们听取了大部分俱乐部的意见,他们都愿意参加乙级联赛,这件事基本上已经做定论。 国青队打乙级联赛也是一样的,这支国青队担负着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备战任务,他们也面临着比赛少和质量不高的问题,基于这个考虑,我们提出国青打乙级联赛。 为了比赛质量和中乙俱乐部的利益,预备队和国青参加乙级联赛都会积分,但不会加入到升降级制度。 白岩松:据您了解,除了费莱尼,中超俱乐部是否有球员确诊病例? 陈戌源:一例都没有。 白岩松:足协对职业俱乐部在疫情期间的生存问题,是否有相关的帮扶计划? 陈戌源:中超、中甲和中乙俱乐部不同程度都出现了财务经营的困难,目前俱乐部中几乎都没有盈利的俱乐部,投入还都非常巨大。足协非常关注疫情对投资人造成的巨大影响,但要从现金上去帮助他们,坦率讲足协心有余而力不足。受疫情影响,足协收入也受到了巨大影响,我们要从政策和规则上,去帮扶俱乐部。 譬如说在规则上,尽量减少俱乐部的基本投入和额外开支。 另外根据俱乐部的要求,足协将近日出台一份倡议书,就中超、中甲俱乐部球员的普遍意愿,进行从3月1日到联赛开始期间临时性地降薪。降薪幅度从30%到50%,由俱乐部和球员进行商量。 白岩松:外援会降薪吗? 陈戌源:外援一样会降薪。我们与国际足联进行了大量沟通,并且获得了国际足联的认同。假定外援不一同降薪,那意义就会受到很大影响。如果外援有不同意见,要去国际足联打官司,那我们会得到国际足联的支持。 白岩松:职业联盟的成立怎么样了? 陈戌源:职业联盟不会停摆,原定去年就将完成。我曾经也当过职业联盟的储备组组长,当时的设想是将职业联盟变成一个企业化组织,由职业联盟管理中超。后来我们认真学习了中央50条的改革精神,职业联盟应该统筹管理中超、中甲和中乙球队,所以后期我们根据这个思路,对原来职业联盟的方案进行了调整。这个调整需要一点时间, 职业联盟已经进入到尾声阶段,章程基本已经确定,我相信最多2个月时间,职业联盟就能组建起来。 足协对职业联盟应放尽放,足协对职业联盟的关系主要是监管,是伙伴关系,首要是为联盟做好服务。所以职业联盟组建以后,有关职业联赛的市场、赛程赛历安排、裁判等,都由职业联盟进行管理。 白岩松:这段时间你在思考什么,是否会将足改进行到底? 陈戌源:这段时间主要在想两个问题,第1个是中国足球的未来,第2个是怎么深化改革。想未来是怎么把青训更有质量的推动起来,足协在青训体系当中应该扮演什么角色?另外要让别人对足球看到希望,改革是全方位的,包括运营机制的改革、国家队管理体制的改革、联赛改革等。 白岩松:足球市场的泡沫还会继续存在吗?全面降薪有可能吗? 陈戌源:降薪是必须的,要重新塑造整个职业联赛的财务体系。一定要把泡沫挤掉,不挤掉泡沫,中国足球没有未来。 延展阅读: